【關於製作】

 2004年,南加州發生了森林大火,播下了【野蠻大對決】的種子,兩位編劇麥可卡恩斯和喬許吉伯特開始想像,野生動物的棲地如果遭到破壞會怎樣,也許會報復摧毀牠們家園的人類,於是編寫了這部爆笑的喜劇劇本,描述一位房地產開發商遇到動物們復仇的經過。製作人基斯高柏格一看到劇本就決定買下,因為他直覺這是個很棒的拍片構想,他說:「以前有人拍成恐怖片,但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人寫成了家庭喜劇。」

 導演羅傑坎貝爾看了這部劇本也是愛不釋手,一口就答應接下執導的工作,他說:「我自己也有小孩,所以很喜歡適合闔家觀賞的電影。」坎貝爾自己本身也從事編劇工作,他作的第一個重大的決定,就是讓片中的動物們盡可能地逼真寫實,他說:「我們看過很多家庭喜劇都用了可愛的小動物,通常那些動物都會講話,不然就是用動畫來處理。我希望這部片能跳脫傳統的窠臼,於是決定用老套的方法來詮釋,像默劇片一樣。」導演不希望片中的動物會說話,這樣才能讓觀眾保有想像空間,看起來就會更好笑了。

 以主演【神鬼戰士】而全球知名的諧星布蘭登費雪,不但主演這部電影,同時也擔任了執行製片,全心投入整個製作拍攝的過程,和導演一起發想和討論,貢獻了他在喜劇方面的豐富經驗,並且把他過人的演技發揮到淋漓盡致,坎貝爾對他的搞笑功力更是讚不絕口。

 為了給自己和全體演員更自由的實驗空間,坎貝爾選擇使用好萊塢最先進的RED數位攝影系統來拍片,在拍攝過程中導演完全不用喊「卡!」,你想要拍多久就拍多久,不像傳統的底片一樣有長度的限制。

 布蘭登費雪從一開始就想在搞笑之餘,也喚醒廣大觀眾的環保意識,而且他和導演都想讓成年人和小孩一樣喜歡這部片,在觀影的同時不會覺得無聊乏味。

教動物演戲 Teaching Animals to Act

 一般的動物電影都是用電腦動畫特效處理,但這部片用的卻是活生生的動物演員,這樣看起來才能更逼真。動物演員們不會講話,卻要微妙地調整動物們的表情,讓牠們表達各種情緒。當然,一些細微的臉部表情,還是用高科技來處理。

 要教動物演戲,首先得找個優秀的訓練師,於是劇組請到了好萊塢的紅牌動物訓練師肯貝格斯,他帶領的團隊在過去9年以來,參與了60多部電影的拍攝工作,但是貝格斯第一次看完劇本以後,他還以為劇本寄錯了,他說:「我以為這是動畫片,結果和我平常看到的電影完全不一樣。以前有很多動物會講話的電影,但這部片的動物什麼都會,就是不會講話,這樣才像真正的動物啦,但是拍攝上的難度也會提高。」

 貝格斯根據每一種動物的生理特質來調整演技,比如臭鼬能做的動作有限,於是就增加浣熊的戲份,另外又加了一些動物,比如水獺和火雞。他花了三個禮拜左右的時間,去面試訓練師和動物,確定25至30隻適合演出的動物,但就算事前的準備很周全,還是不能保證動物們在拍片現場的表現,所以要反覆地一直重拍,有時候拍了20分鐘,結果只有五、六秒可以用。

 這部片用的多半都是小型的動物,貝格斯說:「小型動物比較難控制。松鼠和土撥鼠在自然環境中都要狩獵,因此經過了幾百萬年的演化,牠們的自然本能就是跑。要讓牠們坐在路中央吃點心讓你開車經過,簡直是難如登天的事。」於是貝格斯決定用動機來掌控動物演員,慢慢地去瞭解動物們能做什麼和不能做什麼,再試著用食物去吸引牠們。

 受過訓練的動物演員,都變得很習慣鏡頭,也開始發揮了動物的演技,做出一些近似於模擬人類的動作,但還是難免會有控制不住的場面。

 片場上的安全措施做得很好,小動物們不太會傷害到別人,反而會傷害到牠們自己,只有一種動物除外,那就是片中體型最大的、也最危險的大灰熊,好起來的時候溫順得像隻泰迪熊,可是發起狠來就很難搞定了。

 實際上,為了安全起見,動物演員和人類演員的戲幾乎都是分開來拍的,在後製的過程中再去剪接起來,畢竟拍攝動物的戲是很耗時的,與其讓演員站在旁邊等上好幾個小時,倒不如分開拍再來剪接比較好。

環保片場Going Green on Set

 為了配合這部片的環保主題,劇組在拍攝過程中使用和拋棄的許多材料,都和非營利性的電影娛樂回收組織FaERI簽約,讓電影業也參與環保活動,回收一些片場用過的東西,送到當地的慈善組織和需要的學校機構,捐贈一些建材、食物、傢俱、衣服和其他可用的物資,把環保工作做得有效率又不花什麼成本。

 此外,劇組和演員們吃剩的廚餘,FaERI也打算拿來堆肥再利用。